埃及掠影

到埃及才几个小时,我就开始后悔了,巴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国家。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受罪?虽然五千年古国,一向吹嘘得神乎其神.我一向对埃及没有向往,连到大都会博物馆,一见到埃及部分必快快走过。不明白铺...

更多 »

失落的岛屿

这个岛屿因为这块礁石而命名,岛屿的名字随着出色的建筑、音乐和文化名人而闻名。这个面积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小岛,仿佛每幢幽静的房子里,都曾养育出世界名人。独特的文化是上百年,由财富为根基...

更多 »

山村一宿

更多 »

建筑在建筑之上

绘画只是我的起点,对于我,轻而易举设计是生活的总结和归纳建筑为塑造理想梦幻的人生哲学是追寻的终点信仰是灵魂的延伸...

更多 »

无语的爱沙尼亚

更多 »

梵蒂冈的天空

无数次在电视、电影中出现的广场,此时,我正立定在这里。广场并没有像屏幕中看到的那么壮阔宏伟,几万人?几十万人?聚集在这里,黑压压的一大片,静静等候教宗在某一个特定的窗户里出现。此时,也没有什么全世界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聚…

更多 »

父母的故里

这是我的父亲和母亲的故乡,但不是我的。从小,我对它充满排斥,极不情愿地回了仅有的几回,每一次无不匆匆地逃离,无视父亲每每如何数算古城的曾经辉煌。对我来说,无论...

更多 »

煞风景

从堂堂的首都机场入境转机, 明明在同一航站楼, 标识国内转机手续处,好不容易排到队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