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黙为人

文/图 刘莎伦 不喜欢拍摄人,也不喜欢在画中出现人。 面对着一个人绘画写生,技巧娴熟曼妙,也刻画出了对象眼中流露的内心世界。糟糕的是,我往往能一眼看透最深层的东西,仍至对方的潜意示。要将之简要的归纳表现是不可能的事,人太复杂了。只是流水无痕轻轻点过,自己的心里又很不舒服。从小功课驾轻就熟,特別是人物肖像轻而易举,但是,下了课,我不喜欢再面对着人。 写东西,也不太喜欢正面描述人,包括描写眼神、表情、动作。这些体现的都是他的内心世界,并且与其过往的经历、家庭背景、所受的教育息息相关。 人太复杂了,在一个人的身上,同时体现美徳与缺陷,良善与邪恶是必然的。由此又会让我不由自主地思想哲学,又太纠缠了。 所有伟大巨著与精典电影里,人物的刻画皆具各种矛盾於一身,营造强烈的激撞冲击的戏剧效果。伟大的导演与作家俱备足够的天生的才华与气魄,才可能按捺住人物的思想和性格的矛盾与冲撞。 我缺乏与生俱来的足够才华,无力驾驭自身的矛盾,更不可能驾驭別人的缺点。 在我的理想世界里,一切都应该是完美与单纯的。 於是,人不入镜,不入画,事情便筒单起来。 有一位在曼哈顿开设广告公司的人,事业起色,他说的一句话,我记忆深刻,"不需要用到人的事情,最简单不过了,人的因素最为复杂"。於是他的公司从最多时候的七十几位员工,减至今天的七人,其他的工 㫮由机器来做。 我很怀疑別人认为的:本人的情商很高?!其实特別不喜欢与人交往。特別是那种奇奇怪怪者,话无逻辑,东拉西扯,不讲道理...还有,理念不同,道不谋合,话不投机...面对这种人,相互的对话充满杀伤力。驾驭情绪和语言是极为难受的事。有时候因为任性,不屑去驾驭。 沉默是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