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与感动 ——莎伦画院夏令营感想 刘莎伦

每次夏令营结束后,整理千千万万张相片,都非常感动:一张张如此天真无邪的可爱笑脸!展现的是人类最纯真的美丽。你能不动容吗?你能忍心剥夺他们的快乐吗?你能不从心底里去爱他们吗?你舍得伤害他们吗?(我们曾辞退一位常常故意伤害孩子的所谓“老师”,现在听说她自己在开画室教画,但愿不要再有孩子受摧残。) 有些家长一味要孩子学东西,好像见不得孩子快乐,一见到孩子高高兴兴就认为其是在“玩”。作为莎伦画院的老师,我们真的很心疼,我们像母鸡一样护着孩子,为孩子说话,替他们着想,和他们说悄悄话,了解他们的需要与渴望,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但是有些为人父母的求好心切,常常忘了去欣赏自己孩子的长处与可爱,倾听他们的需要。 今年夏令营来了个最淘气的Liv,老师心疼的说,每一天Liv都被爸爸骂,因为她一回家就捣蛋。噢,也许爸爸太严肃了,其实,当你站在孩子的角度去了解、理解、尊重、包容他们,他们马上会变成乖巧、善解人意的小天使。孩子无论年纪大小,淘气或恬静,有表情或没表情,无论长着长脸或圆脸,男孩或女孩,每一个都是上帝所造的,何其美好!而且,小小心灵不动声色地,及其敏锐:你对他(她)是什么态度,假装不了,他(她)全知道。

作为莎伦画院的创办者,本着尊重生命,尊重每个人独特的价值而办学,也如此要求老师。有一次,有位老师说某位学生“又吵又懒又不听指教,一无是处……” “可是,他很快乐啊!” 我说,快乐!这就足够了。才多大的孩子啊。做老师、当父母的能要求他(她)什么呢?他(她)愿意每周一小时或一个半小时来上课,摸摸色彩、试试线条,从中感受那么一点自豪与信心:我能控制这些方方圆圆了……他(她)就是在成长。 生命不就是如此吗?孩子就像阳光下、草地上扑闪扑闪的蝴蝶、咧开大嘴的花和那吵吵闹闹的鸟儿,想起他们,我做梦都在笑,耳边即刻想起高嗓门的欢笑和嘶叫。“真的很吵,一到下午头就发晕,但是还是喜欢,喜欢的不得了。”夏令营的Jane老师总这么说。和莎伦画院夏令营所有老师一样,Jane来自全美排名第一的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当老师前,画院要经过严格筛选,并进行严格培训,教学中还要接受严格监督,甚至被“骂”。“我们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还被骂?”老师们以前也是莎伦学生,习惯了被严格要求,也深知领导的良苦用心。他们常说若没有莎伦画院,他们不可能进入第一流的大学……所以总是很快越过重重困难。 有的老师说:“我实在看不出某个孩子有什么长处啊。”我说:“不是要你嘴巴抹糖,去讲一些违心好话。用心去看他(她),一定会发现每个人不同的独特优点,没有人是一无是处的。“ 夏令营的一天,因某件事不甚满意(我是个极挑剔的领导),我正严厉地对某老师说话,5岁的Liv缓缓摇到我的面前说:“是我弄的……“我当时立即蹲下来抱起她,心里很感动:她认为老师被”骂“是因为包括她在内的孩子不乖,给老师惹麻烦,所以”认罪“来了。夏令营结束前一周的周六,Liv全家要搬去遥远的外州,她坚持到周五下课,还赖到傍晚不想回去。Jane老师每次一想到Liv便红了眼,美丽的大眼睛含着硕大的眼泪。Liv说:”我跟爸爸说好了,我会坐飞机来看你们。”而同一天,我的一个学生,大孩子,要提前回康内尔大学,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离开我,所以我哭得比Jane惨。其实,哭得最惨的是送一位加州学生暑假结束后回加州,(我们有大孩子的暑期加强班),哭了两天。而她回加州后好几天,只要有人提起“刘老师”就红了眼眶。我对自己亲生的孩子都没有这样过,全心全力都在大大小小这群学生身上,每一个都像自己的孩子。 虽然很高兴看到孩子们快快乐乐的,但作为老师,学习中一定得让他们真正学到东西,而且必须比其他夏令营学得多且好!有个家长送孩子来了一天,就抱怨孩子学东西太多了,玩的太少。我们征求其他家长意见,“当然要多学点东西!”大家异口同声。但是我们不想让孩子只是学东西的机器,于是在课程编排及教学手法上精益求精,我个人每个暑期都会病倒,累倒几次,其他老师也差不多。

很多孩子来夏令营前从来没摸过画笔,要让他们在短短几周内学到尽可能多的内容,提高到一定程度又不枯燥,而要“好玩”,实在非正常人做得到。但因为莎伦画院长久以来的口碑与自我要求,都让我们任何事必须做到最顶端,做到“极致”! 孩子们在有限时间内,要学习丰富多样的绘画材料的使用技法和不同的表现手法及结合创作题目、不同素材、质地,另外还有各种设计,“好像把RISD的设计课程精简化、活泼化了。”老师们说。因为RISD的课程编排很科学,而莎伦画院的教学编排更注重目的性与相互之间的联系性。每一个环节都是为下一个提高做准备。 整个夏天忙得“热气腾腾”,那么多功课一定要保质保量完成,又不能放过谁的生日派对及各种娱乐和游戏节目,孩子们兴奋得全尖着嗓门说话。夏令营最后一天还有额外的盛大派对噢!小Grace(另一个大Grace是老师)表演了一段“摇摆舞”震动“舞林”。一半人笑趴地上。对了,每个孩子到夏令营的头一天还获得一袋日本制的文具礼物。小Grace每天带着那袋礼物进进出出,不舍得离身,共带了7周。她还对一位美韩溷血的帅老师特别有兴趣,外出郊游一定要和他牵手,否则拒绝出门。 孩子们每周有不同外出活动:写生、动物园、博物馆、运动、郊游、电影……我们租用正规校车,一趟校车要几百美元收费……所有都保证安全、正规,所以没有可节省之处,没有利润空间。但最后,还是因为快乐、充实与家长的期盼(实实在在给家长解决了大问题)而继续做下去。 那么多家长一再向我们连声道谢,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孩子做了什么,进步了多少,而是用心感受到莎伦画院全体员工用心的付出。我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唯有心是真正能相通的,所以只做我们认为好的,(即使小部分人不接受),把眼光仅仅定睛在神的身上。 希望每个孩子永远快快乐乐,希望每个为人父母更多的懂得如何去爱您的孩子,特别要学会懂得欣赏、宽容、尊重您的宝贝!(2010) (后注:有人说,莎伦画院不是培养出众多的世界与美国绘画冠军吗?不是每个孩子都申请进入最顶尖的名牌大学吗?那么你为什么鼓吹这些理想主义呢?给孩子尊重?快乐?那么他们如何会有上进心,自我高要求呢?我想说,以上两者并不矛盾,我们做到了!莎伦画院不是在教画,是在推行一种人生和价值观及教育理念。)